38年前,美国逼韩国放弃核计划

2013-3-21 15:11| 发布者: jinlongyi| 查看: 1625 |来自: 中国网

基辛格发出如下指示:美国要与盟国保持合作,坚决阻止韩国拥有敏感技术和装备;敦促韩国政府尽快同意加入核不扩散条约;提高对韩国核设施的谍报及监视能力,必须获取韩国在相关领域的技术状态情报,美国计划经常开展 ...

随着朝鲜半岛军事对抗气氛日趋浓重,韩国国内出现“拥核抗核”的声音,鼓吹像朝鲜那样实现“自我核保护”。事实上,韩国迈向核武化的最大绊脚石不是国内,而是其最大盟友――美国。早在朴正熙当政时期,美国就毫不留情地铲除掉该国的“核阴谋”。

图片说明:美国撤军刺激了韩国研发核武的野心,图为上世纪70年代在三八线巡逻的美军。

  韩国担忧被美国抛弃

  1975年2月,美国驻汉城大使馆掌握到韩国正在实施核武器开发的迹象。美国政府综合各种情报认为,“韩国相关部门已经在朴正熙总统的指示下完成了对核武器开发能力的研究。韩国政府正与法国、加拿大进行谈判,准备引进核燃料处理设施和设备。今后10年,韩国将完全有能力制造出核武器和导弹”。3月4日,美国国务卿基辛格在为撤离西贡的美国侨民忙得焦头烂额之际,抽身给驻韩、加、法、日、澳大使发送电文,指示“必须无条件尽一切努力阻止韩国核武器开发计划”……

  韩国为什么要偷偷研发核武呢?通常认为,激起韩国研发核武决心的是1969年美国总统尼克松的关岛讲话。当年7月,深陷越战泥潭的尼克松在关岛发表亚太政策讲话,前所未有地鼓励亚洲盟国在防务上加强自身力量,自己承担起责任。此举震动韩国,动摇了它对韩美安全防务关系的信心。随后美国同韩国协商撤军,1971年,美国总统尼克松单方面撤走了驻韩美军一个步兵师。

  后来解密的中情局文件称,朴正熙担心越南战争结束后美国会抛弃韩国,那时他将独自面对咄咄逼人的朝鲜,后者于1968年1月派出一支突击队强攻青瓦台,3天后又俘获美国间谍船“普韦布洛”号。此外,尼克松未事先知会韩国就让基辛格密访中国,也让朴正熙担忧美国会不会突然同朝鲜接触,而且在美国国内,一些政客和媒体记者批评朴正熙政权独裁的声音也在增多。

  1971年11月,朴正熙曾对一名负责与防务有关的重化学工业的高级官员说:“由于美国在朝鲜半岛军事存在的不确定性,我们的国家安全很脆弱。为了变得安全和独立,我们需要摆脱对美国军事保护的依赖……我们能发展核武器吗?”朴正熙希望用“超级武器”来最大化地加强韩国的防卫能力。在他的指示下,韩国国防部防务发展局就核武设计、投放以及爆破技术展开研发,韩国原子能研究所试图从法国和比利时等国引进核燃料再处理以及核燃料制造技术和设备。与此同时,韩国尝试研制中程导弹发射系统。

  到了1974年,南亚大国印度成功进行核试验震惊美国,之后中情局开始对朝鲜半岛进行严密监听,从各种渠道包括韩国核科学家那里搜集信息。根据相关情报以及韩国向西方国家所购买设施的性质,美国官员得出结论:韩国的确在秘密进行核武研发。

  桀骜不驯的朴正熙

  根据美国政府解密的电文,为阻止韩国的核计划,基辛格发出如下指示:美国要与盟国保持合作,坚决阻止韩国拥有敏感技术和装备;敦促韩国政府尽快同意加入核不扩散条约;提高对韩国核设施的谍报及监视能力,必须获取韩国在相关领域的技术状态情报,美国计划经常开展对于韩国核能源相关机构的定期访问调查。

  在美韩围绕核武器开发问题矛盾逐渐浮出水面的过程中,时任美国驻韩大使施奈德发挥重要作用。1975年3月12日,施奈德致电美国国务院:“我们判断韩国开发核武器所需的时间用不了10年。从我们掌握的各种情报来看,韩国政府高层对开发核武器非常关心,到80年代初相关结果就会显现出来。凭借韩国人的坚韧毅力和他们已经掌握的高水平技术,以及可以吸引外国专家的政策,再加上有包括总统在内的国家领导人的热切激励,韩国在短期内就制造出核武器绝非杞人忧天。”

  4月30日,施奈德前往青瓦台会见朴正熙。朴正熙不听劝告,而是强调说,万一美国向韩国提供安全保障的态势有变,韩国就必须从第三国那里获得支援。朴正熙承认开发核武器会增加财政负担,但表示“我们必须要未雨绸缪。如果真到了美国政府向韩国正式通报驻韩美军撤出的那一天才开始研发核武器,一切都来不及了。”

  美国方面根据3月确定的方针,派人与加拿大和法国进行接触。接着,施奈德与韩国负责核能技术相关业务的官员、外长会面,向他们转达美国的立场。当年8月,美国国防部长施莱辛格在汉城举行的美韩安保协议会记者招待会上说:“驻韩美军非常强大,虽然根本没有使用核武器的机会,但我们拥有作为最后手段的核武器。”会后,施莱辛格向朴正熙强烈暗示,“韩国如果不听美国劝告,会瓦解美韩同盟关系”。当年秋天和冬天,美国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也向韩国驻美大使咸秉春施加压力,要求韩国放弃从法国引进再处理设施。接到咸秉春报告的朴正熙表示“这是关乎国家信誉的问题”,相当于对美国直接拒绝。

  多渠道施压终奏效

  1975年10月31日,美国驻韩使馆给国务院发去电文,称韩国政府已先后两次明确拒绝放弃从法国引进再处理设施的要求。施奈德在电文中分析说:“……要达到最终目的,必须让韩国政府感受到切实压力,美国国会要正式研讨削减对韩国的军事援助,同时否决向韩国提供古里二号反应堆的贷款。但不知道面对这样的压力,韩国政府会不会屈服?但是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决心……”

  面对中断古里二号反应堆、中断军事援助等压力,韩国政府没有屈服,反而加紧与法国谈判。1975年12月和次年1月,施奈德又警告说:“如果韩国坚持自己的立场,美韩关系将彻底陷入不可收拾的局面。”他向韩国人明确表明,如果不放弃核计划,美韩政治、经济、安全关系将全面受到影响,韩国的未来将受到损害。

  韩国前国务总理金钟泌后来回忆说:“朴正熙总统正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逐渐意识到自己坚持开发核武器,势必会对美韩关系造成不可挽回损失,因此他提出要像日本那样暂时积累核开发技术,等时机成熟时再着手进行开发核武器。”1976年1月,韩国正式提出暂停与法国SNG公司签署的关于引进再处理设施的合同,法国政府愉快地接受请求,朴正熙开发核武器的计划由此流产。不过,有研究称,韩国的核武开发并没就此终止,而是又持续两年,特别是1977年美国新总统卡特宣称要从韩国撤军,韩国国内一片反对声,拥核派表示韩国将不放弃研发核武。1978年,卡特宣布不从半岛撤军后,韩国一直悬着的心这才落了地,但韩国的科学家们依然没有真正放弃核研究。

呵呵

震惊


鄙视

同感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欢迎来到韩国新网!

©2005-2017 韩国新网 沪ICP备14045967号 Powered byDiscuz!X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