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不“逼婚”,韩国和日本都要消失了

2016-2-11 09:50| 发布者: jinlongyi| 查看: 982 |来自: 无界新闻

害怕家长念叨过年过节不回家,出门旅游躲避“逼婚”,这熟悉的场景,发生在韩国。

害怕家长念叨过年过节不回家,出门旅游躲避“逼婚”,这熟悉的场景,发生在韩国。

忧心忡忡的家长们参加相亲联谊会,为儿女挑选合适对象,这也不是在北京的天坛公园,而是在日本东京。

备受家长“逼婚”折磨的中国大龄男女青年们,其实并不“孤单”——在家庭观念相近的韩国、日本,“逼婚”的现象也在上演。

只不过,近几十年来,韩、日年轻人的初婚年龄不断推迟。面对挡不住的“晚婚”潮流,日韩家长们已经颇有些习惯了。

晚婚成潮流,家长被迫淡然

“惧逼婚,单身者中秋节赴海外旅行”“单身者避免和家人一起过传统节日”,每到过年过节,韩国媒体上经常会出现这样的文章。

和中国相似,每逢春节、中秋节,韩国人常常举家回乡,庆祝节日。大家庭聚在一起,单身者就常常被“拷问”:有没有男(女)朋友了啊?什么时候结婚啊?

念叨多了,这节日对单身者来说,就有点难熬了。

2015年中秋之际,韩国婚恋公司Duo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近半数的单身年轻人,更愿意和自己的朋友一起过节。

“过去的调查都显示,大家庭欢聚一起的传统节日,对于许多单身者来说很有压力,因为亲戚们总是不停地在问什么时候结婚。”《韩国时报》援引Duo公司一名高管的话解释为何有这么多年轻人过节的时候不回家。

朴希俊(音译)今年刚刚25岁,还在读书,但奶奶一年前就开始催她去相亲了。“她把她朋友们的孙子介绍给我,说他们多么帅气多金。”朴希俊对此很无奈,认为自己之前应该“聪明点”——骗奶奶说自己已经有男朋友了,就可以省掉这么多尴尬了。

尽管“逼婚”大戏也不时在韩国上演,但由于韩国年轻人普遍结婚较晚,现在很多韩国家长也都淡然了。

“过年过节家长肯定要问啦,”已经成为韩国媳妇儿的连小姐告诉无界新闻(微信ID:wujienews)记者,“不过大家结婚普遍都晚,所以家长虽然也催,但没有中国家长催得这么厉害。”

近几十年来,韩国人的平均初婚年龄不断推迟。据韩国统计厅发布的数据,2014年韩国男性的平均初婚年龄是32.4岁,女性为29.8岁,比十年前推迟了2.3岁。晚婚趋势加剧,而且年龄超过35岁的女性中不少干脆放弃了结婚的念头。

与此同时,2014年韩国登记结婚的夫妇为30.55万对,结婚率再创近年来的新低。由于韩国社会文化相对偏保守,婚外出生孩子的比例约为2%左右,因此结婚人口的减少直接带来了出生率的下降。

韩国统计厅2014年公布的数据显示,韩国连续13年进入“全球生育率超低国家”行列。根据国际定义,总和生育率(每名女性在15至49岁之间的预计生育数量)为2.1为合理的生育更替水平,即平均每个妇女(一对夫妇)生育2.1个孩子,社会的人口数量能够维持稳定。总和生育率低于1.5人,为超低出生率,低于1.3人则为“超超低出生率”。韩国的总和生育率,是1.187。

出生率超低,已经引发了韩国的普遍担忧。根据韩国最大在野党“新政治民主联合”所做的模拟测算,若低生育率一直持续,至2056年,韩国人口将减少至4000万(现在是5022万);2136年,减少至1000万;2750年,韩国人在地球上消失。

虽然只是对极端情况的模拟,但这场景,还是太可怕了。

日本的情况也同样严峻。日本政府2015年出版的《少子化社会政策白皮书》显示,截至2013年,日本女性的平均首次结婚年龄是29.3岁,生育第一胎的平均年龄为30.4岁,比起1980年都推迟了4年。日本2014年的总和生育率是1.42,据日本东北大学预测,以目前生育率水平,再过一个世纪,日本也将不复存在

逼婚,家长不急政府急

在北京的各大公园里逛逛,常常能碰到“摆地摊”为孩子找对象的家长,他们有的举着孩子的照片,有的干脆在地上贴张白纸,列出自己孩子的基本条件,以及对另一半的要求。

这可不是中国父母的独创。近年来日本也频频出现这样的活动。2013年,100多位父母聚在东京一家酒店的大厅里,参加“父母代理相亲联谊会”。前来参加的都是为子女寻找结婚对象的父母。不少人戴着老花镜,专注地在一份份资料中为子女寻找合适的结婚对象。

但总体来说,在日本,家长对孩子婚姻的干预还是比中国少一些。

“日本也有家长催孩子结婚,但没有中国这么普遍。”在京工作的日本人土居告诉无界新闻(微信ID:wujienews)记者,日本农村里家长还是比较关注孩子的婚姻问题,但在城市,大家观念都比较自由了,晚婚现象也很普遍,所以家长对孩子结婚与否也就没有那么关注了。

但家长不急,政府急。

和韩国生育率低一样,现在最让日本政府头疼的一件事,就是日本的“少子化”,这和晚婚、晚育甚至不婚一族自然有关系。

于是,两国政府频频当起了红娘。

2014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年度财政预算中额外拨出30亿日元,为寻找结婚对象和鼓励生育的活动提供资金援助。地方政府可以列出本地区的结婚支援活动,再向中央申请这笔资金。

地方政府主管部门举办单身青年相亲会,在日本不少地方变得越来越普遍。日本内阁府2011年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有31个都道府县和552个市区町村实施了“婚活”支援项目。“婚活”即结婚活动,已经成为日本的流行词,即拿出找工作的那种劲头去找结婚对象。

日本茨城县2006年就设立了“茨城相遇支援中心”,致力于组织“婚活”聚会和介绍相亲等活动。佐贺县武雄市则在市政府内设立“结缘课”,为适婚男女提供帮助。

其实,日本政府这还算不上是“逼婚”。相较之下,韩国政府则是拿出了实打实的“逼婚”手段——征收“单身税”。

“单身税”一词早在2014年就成为了韩国的热词,引发了未婚者抗议。其实这并非新的税款,而是在最后整合时,单身者无法享受一些税款减免政策,导致实际需要交纳的税款上升。

根据这项方案,年薪在3000万韩元(约合17万人民币)的未婚单身员工,相较以往需多缴纳17.32万韩元(约人民币1000元);年薪在6000万韩元的未婚单身劳动者,需多缴纳75万韩元的税款。

这与韩国政府发布税改时的承诺大相径庭。当时韩国政府称:“年薪5500万韩元以下的未婚单身劳动者不会增税,即便是年薪7000万韩元也只会增加3万韩元的税款负担。”前后差别如此之大,让不少单身者愤怒不已。

2015年1月21日,韩国各大报纸的头条新闻都对此缴税风波予以重点关注。《京乡新闻》为广大“单身狗”代言,直批此次所得税改革不公。据测算,至少100万人需交“单身税”。

不过,即使这么多手段使下去,迄今为止,韩、日政府“逼婚”的成效,比起中国父母,还是要差点。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 匿名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2005-2017 韩国新网 沪ICP备14045967号 Powered byDiscuz!X3.2